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四海的博客

快乐生活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胡四海,湖北汉川人。1946年12月1日出生在江汉平原上一个叫细鱼湖的村子里。1964年参军,1967年参加援越抗美战争,1971年进入总后勤部所属军需工厂工作,1980年考入解放军高级后勤学校企业管理系学习会计。1990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新闻系(自考)。1969年3月空军报发表处女作后,业余写作40多年,发表新闻与文学作品逾百万字,著有杂文随笔集《原上草》、《沉思集》。2010年3月加入湖北省作家协会。 本博客文章和摄影作品除转载外,均为本人原创,欢迎引用和转载,敬请注明来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一万元”和“三个手指”  

2008-07-05 11:52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据长江日报报道,在武汉一家塑料袋小厂打工的17岁少年陈龙,右手三个手指被机器绞伤,被工厂合伙人之一的陈文进送到市五医院。医院诊断:“花1万元,可植皮保全两个手指;花1800元,则三指截肢”。陈文进不愿多花钱,最终让陈龙截肢。医生说:深表遗憾……

 读了这条新闻后,想起《编辑部的故事》里有句经典台词: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。我们又一次看到了患者因为钱不得不“退而求其次”,我们再度看到了医院秉承的“有病没钱莫进来”,我们更看到了工厂小老板所代表的“唯利是图”的丑陋。而就在一个多月前,我们在抗震求灾中,看到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无私奉献,医生与救助队员不惜一切人力与财力拯救生命、尽可能保全幸存者受伤的肢体……对比截然不同的两种境遇,恐怕会打翻许多人心中的五味瓶。

回归现实,我们不得不承认,灾难救助毕竟只是非常的应急手段,而不是常态化的社会保障。再度说明,城乡医保、劳动维权、依法用工等覆盖面,未必像某些统计数据宣传的那么乐观。1万元或许只够某些富人饕餮一餐,1万元可能只是中产人士一个月的收入,但对于17岁的陈龙来说,1万元则意味着某种终生的苦涩。在公平、仁爱、和谐的氛围倡导下,要“三个手指”还是要“一万元”,这样灰暗的抉择还是越少越好,这不应只是奢望。

断者不可复属,如同死者不可复生。少年打工者陈龙将带着缺失“三个手指”的右手生活,他会想到“1万元”这个数字。1万元还是1800元,决定了他的右手是基本不丧失功能,还是功能基本丧失。如果这种情况出现在陈文进的身上,这位“工厂经营困难”的老板将怎样选择。我知道,要一个人完全体味另一个人的感受,是很困难的事情,但我仍然无法想象,当一个人选择让另一个人残疾而不是基本健全时,到底有怎样的心理活动。当医生提供了两种治疗方案,并为最终被选择的是便宜方案而深感遗憾。不管该叫运营还是运行,医院都有许多现实的困难。“百分之一的希望,百分之百的努力”,这往往是与人的生命、健康紧紧联在一起的一个说法。但现在,人所面临的是医学上有巨大希望而经济上令人不能不放弃的情况。这就是说,你的肢体的健全甚至生命的存续,不再取决于生理学、医学上的状态,而取决于你经济学、社会学上所处的位置。有人会说这很正常啊,有选择,就是最不坏的办法了。我想,这大概也可以算是选择,但谁说有选择就是有自由呢?健全或者残疾通过经济能力来决定,就是“有选择而不自由”。我总觉得这不是正常社会里该出现的情形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