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四海的博客

快乐生活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胡四海,湖北汉川人。1946年12月1日出生在江汉平原上一个叫细鱼湖的村子里。1964年参军,1967年参加援越抗美战争,1971年进入总后勤部所属军需工厂工作,1980年考入解放军高级后勤学校企业管理系学习会计。1990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新闻系(自考)。1969年3月空军报发表处女作后,业余写作40多年,发表新闻与文学作品逾百万字,著有杂文随笔集《原上草》、《沉思集》。2010年3月加入湖北省作家协会。 本博客文章和摄影作品除转载外,均为本人原创,欢迎引用和转载,敬请注明来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消逝的炊烟  

2010-06-25 13:50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的故乡有“千湖”之称,是个名副其实的水乡。

在地图上,那里是一个蓝蓝的点。家的前面是一条河,缓缓流去,流向汉江,流向大海;后面是一个湖,湖不大,名气不小。我的故乡又有湖乡的美名。流金岁月,经典电影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那特写镜头,即是我的家。

一场小雨过后,一眼望去,那绿色和新鲜空气极尽奢华。天空显得格外清新,太阳像洗过的一样鲜亮。一条彩虹飞架在村那边的两座山峰之上。小时候,我很喜欢看那袅袅炊烟,放学路上,我总是独坐在河堤的制高点上,欣赏那一家一户飘出的炊烟。炊烟的学问不少,奥妙很多,仔细观察之后,发现炊烟越看越有趣,越看越奇妙。农忙时的炊烟,农闲时的炊烟,下雪时的炊烟,阳光下的炊烟,风雨中的炊烟,一幅幅水墨画就在眼。

陈家生火时的浓烟,李家烧柴冒出的淡淡的炊烟,许家烧湿柴飘出的青烟,庄家烧稻草那带灰的黄烟……一幅幅炊烟图,让我更怀念那消逝的炊烟。

从炊烟中可观天气,识风向。因为那时没有电视,也没有收音机收听天气预报,后来县上有了有线广播,家家户户都装了一个纸盒子,声音沙沙的,就是竖起耳朵听也难听明白,盒子里面说的些什么,偶尔听清了,那消息也是迟到了。看炊烟准得很!有时候在灶门口烧火,烟窗里的烟倒灌,炝得够戗,这就是要变天了,第二天会下雨。有时看到屋外缭绕上升的炊烟,人们就犯嘀咕,明天要刮风啦,第二天准刮风。

那个年代,炊烟还是时间信号。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一般人是买不起手表的,在村里,挂钟、座钟、闹钟都很稀罕。谁家有个挂钟,别人总会去看时间,有挂钟的人家一生火做饭,就是信号,各家各户都跟着冒出炊烟,弥漫成一片。这时候,上学的孩子放学了,田里劳作的人们收工了。

如今,故乡的家家户户都砌起了沼气池,烧火做饭,照明、洗浴都用了沼气。告别了千年烧柴火的方式。那袅袅炊烟成了一种怀念,成了一幅水墨图画。

由煤球到蜂窝煤,从石油液化气到今天的天然气,厨房能源革命的到来,烟熏火燎的厨房,变得宽敞、明亮、卫生了。电磁炉、微波炉、天然气灶,风能热水器,太阳能灶……一应俱全,科技含量越来越高,自动化、智能化甚至机器人也走进了厨房,低炭生活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城镇化的号角已经吹响,消逝的炊烟,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美好。

每到做饭时间,我会本能地到家门口或阳台上,看看那冉冉升起的炊烟,直到把每家每户的屋顶搜索一遍,仍然不见一丝炊烟,才回过头来,嘴里会念念有词:炊烟消逝了!

那消逝的炊烟,带来的是一个发展的新时代。听那田间的蛙鸣,闻那林子的鸟声,亲切感油然而生。这就是我的故乡,一个让我心安的家,一个听了让人兴奋的家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