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四海的博客

快乐生活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胡四海,湖北汉川人。1946年12月1日出生在江汉平原上一个叫细鱼湖的村子里。1964年参军,1967年参加援越抗美战争,1971年进入总后勤部所属军需工厂工作,1980年考入解放军高级后勤学校企业管理系学习会计。1990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新闻系(自考)。1969年3月空军报发表处女作后,业余写作40多年,发表新闻与文学作品逾百万字,著有杂文随笔集《原上草》、《沉思集》。2010年3月加入湖北省作家协会。 本博客文章和摄影作品除转载外,均为本人原创,欢迎引用和转载,敬请注明来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路  

2011-11-09 15:02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
在记忆的长河里,许多事儿都淡忘了。然而,只有一件事令我终生不能忘却。

40年前,我脱下军装,奉命参加“三线”建设,在鄂西山区建设军史上的第一个“军钢”,那是一个代号为2358的工程。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工程下马了,我们这些“老转”,被再分配到总后所属的一家军需工厂,当上一名“三班倒”的工人。

在那个“阶级斗争为纲”的年代里,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的口号成天价响,职工的福利、住房却在口号中化为泡影。因此,我们100来号人只好住在芦席棚里。门前只有一个公厕,由于整天忙着“抓革命”,卫生状况很糟糕,特别是厕所前那一片空旷地上,一遇雨天,上厕所的通道简直难以下脚。

那天,我上夜班,白天下起了大雨。我正坐着看书,忽然透过密密的雨帘,看见前面一位老人蹒跚地向厕所走去,他一手柱着拐杖,一只手端着一个小簸箕,里面装着不多的一点炉渣。只见他将炉渣倒在脚下的一个小水洼里,地上还冒着“嗤嗤”响声,随着响声还散发出热气冒出的白雾。那点儿可怜的炉渣灰随着“嗤”的一声,在腾起的白雾中,被小小的水洼吞食了。

我不禁好笑起来,这不是蚂蚁搬山,杯水车薪么?这时我才联想起,近来在厕所门前,那东一堆西一堆的炉渣灰来,原来这都是这位老师傅倒下的。他们是从城里某军工厂聘请来的,专门教我们技术的老师傅,已是儿孙满堂的人,只要把我们这些教会,放了“单飞”,独立看车了,他就要离开这里。既然大家伙儿都不管,你何苦干这种蠢事呢?

当然,他并不是不明白这层道理,却没有一点临时观点。无论什么时候下班,第一桩事就是将老伴积存起来的放到小簸箕里的炉渣端出去,倒在厕所前面的那条小路上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结束了“席棚”生活,住进了单身宿舍。恰逢一个雨天,我来到当年住过的地方,厕所前再也看不见那条坑洼地了,那里已是一条隆起的土红色的小路。一位同事告诉我,这路是你们的师傅当年用一簸箕一簸箕的炉渣铺成的。

我不禁又想起几年前的那个雨天,急忙向同事打听吴师傅的情况。

“哦,你还不知道,他离开这里回城后,主动到大街上帮人做清洁,有天被马路上的车撞成脑震荡,经职工医院抢救无效……”说着,眼泪在眼窝里滚动着。

我的心颤抖了,眼前出现一位手柱拐杖,身着雨衣,一手端着小簸箕,走在延伸小路上的老人……

雨,仍下个不停,我久久地对着这条十来米长的小路发呆,蓦地我的眼前一亮——

啊,这路不就是一个大写的“人”字吗?

是的,它确实像一个“人” 字,在阴沉沉的天空下,在灰蒙蒙的雨雾中,这个土红色的“人”字,更加耀眼夺目。它似乎随时都可能站起来,向我们讲述人生的故事。

小路 - 写作老翁胡四海的快乐生活 - 胡四海的博客

 

小路 - 写作老翁胡四海的快乐生活 - 胡四海的博客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